【武术百科】峨眉派武学传人王佑辅-今日搏击-武林风_武林笼中对_昆仑决视频直播网站
武林风

栏目:| 武林风 | 武林笼中对 | 拳击 | 搏击 | 昆仑决 | 峨眉传奇 | UFC | CKF | Glory | 勇士的荣耀 | 武术网
当前位置:今日搏击首页 / 正文

【武术百科】峨眉派武学传人王佑辅

2015-10-2 13:16:48 /今日搏击
武林风

 王佑辅,这是一位名震重庆、四川和西南武林的武术技击家;是一位在武林中身经百战,与诸多名家、好手试技无数次的武林斗士;是一位追求武学真谛,能将自己推进到实战搏杀的边缘,把武术技击发挥的淋漓尽致的峨眉派武学宗师。

   1966年,“文革”开始不久的一天,重庆鹅岭公园聚集了30多名准备械斗的青年。是王佑辅先生无意间来到此处,在紧急关头挺身而出,一个人赤手空拳,独对手持匕首、钢钎、扁担的械斗者。在极短的时间内,重击13人,并擒住领头者,命其召回被打得鼻青脸肿抱头鼠窜之同伙。很快,这三十多名械斗者在地上跪成一片,而王佑辅先生对这帮械斗者教训一番后,安然遁去。经此一战,王佑辅成为轰动重庆的传奇人物。

   投师李岚杰

   王佑辅,出身于山城重庆,自幼除了喜文,尤爱武功。八岁开始跟邻居潘、魏2位先生练习武术基本功和查拳。很快,王佑辅就显现出习武的天赋。

   1955年佑辅9岁,父亲对他说:“要学就学真功夫,不要练的花拳绣腿只图热闹,费时又误事。我给你介绍一位大武术家。”王佑辅点点头。于是跟着父亲来到了重庆黄沙溪武德堂诊所。这诊所正是王佑辅准备拜师的李岚杰所开。李岚杰一见王佑辅,就喜欢上了小小年纪,却灵气十足的他。而九岁的王佑辅奉李岚杰之命打了一趟拳后,李岚杰高兴地说:“要得,要得,这娃儿我收了。”

   李岚杰,何方高人?原来他是峨眉派武学的正宗传人,因历史的原因,对外称少林南拳。李岚杰自幼深得家传峨眉派武学及中医正骨术秘法,又师从四位先生习文。为深研武学,遍访名山古刹,先后拜红贞、文伯雅、娄兴元、陈光烈、黄荣生、贺伯林及河南嵩山少林寺主持妙兴法师七位武学奇人为师,潜心修炼,学有大成,成为一代宗师。在南北武林同道中有江南大侠之称。

   清末时期曾参加四川国术科举考试名列榜首。一九三四至一九三八年国民二十一军招考国术教官,以第一名成绩被录用,与南方大侠蓝伯熙共职,出任二十一军炮兵司令部国术教官总教练,新中国成立后,历任重庆市武术协会理事兼武术教练之职。

  王佑辅以幼稚之龄成为李岚杰的关门弟子。凭着聪慧的悟性,严格的系统梯次训练,加之自己长年不懈的刻苦钻研,终于彻悟峨眉派武学真义。

   自1955年拜师后不久,王佑辅受李岚杰之命搬来家中同住,长期侍杖,耳提面命,12年间,王佑辅与李岚杰同檐而居,同桌而食,在武学的训练与实战技击方面皆由李岚杰亲自示范和带着王佑辅实搏。并将峨眉派武学的核心技法、练功心法和武功经验倾囊相授。

   1955年底,年长王佑辅近三十岁的同门师兄刘荣章到重庆看望李岚杰老师。李岚杰向王佑辅介绍说:“这是刘师兄。”“师兄”,王佑辅叫声师兄后,刘荣章并未答应。等到李岚杰进屋后,刘荣章对王佑辅说:“师兄,啥子师兄,我的儿都比你大。”王佑辅等刘荣章走后将此事告诉李岚杰。李岚杰说:“只要你好好练,等二、三年,他认你还来不及。”自此,王佑辅练功更刻苦,用了一年时间,将峨眉派八法从头到尾,由尾到头,从中随意组合练得精熟。这时,王佑辅对李岚杰说:“老师,该学新的东西了。”李岚杰很严肃地对王佑辅说:“八法只练熟还不行,它深奥得很,将来打技击你就晓得了。”

   原来,峨眉派是兼容僧、道两门武学精华的功夫,要获得其中精髓,非常讲究系统地梯次训练。八法既是入门之法门拳,讲究手、眼、身、法、步、精、神、气、力、功。也是技击纲纪性的搏杀法。具体为提、拦、推、挂、云、牵、背、杀八类技击法。八法的技击动作走阴阳圈手,讲究封闭对手的出招线路、封闭对手的后把位(封闭对手的出招根节部位)。以点、线、面、体的技术构成特点与战机、时间、空间、距离等要素结合,封闭对手的打法。在冲撞接斗沾接对手动作的一瞬间,利用杠杆原理和切线原理,通过局部的“双手”打“单手”的优势,形成战局的以“多”打“少”的局面。八法的技击动作与身法,步法结合紧密,单式与技击方法变化链接严格遵守阴阳互为依托、互为对立、互为转换的太极原理。明招暗式结合,以阴手方法使用为暗手,暗手令对手不易发现和难于反应,是为八法之巧取,以巧力制有力。以阳手使用拳法则为八法之硬打硬上,以功力取胜。

  总之,八法实为探讨武术技击的方法和方法变化的经典技击法。包括招式、战术、时间、空间的变化,启迪技击思维,能让修习者在技击时形成打的高明,打的斯文的风格。

   1957年,王佑辅开始学习地趟和腾空技击法,为了掌握好武功中的空中技击动作,引进杂技中的高难空翻技巧作为辅助基本功训练,所以王佑辅的武功腾空技术做得既高,且美,很有难度。有些技击动作即是当今专业队优秀套路运动员来做,亦是非常高难的。象飞云剪接老牛搬角,要求在空中将身体以一人多高平行向前运动、交叉两腿做绞剪,接转体360o,在落地的瞬间(脚不落地)用手支撑,身体弹起,利用惯性两手做抱摔状,上身与下肢做180o换位。凡见过王佑辅演练腾空技术的同道,无不为他的惊人弹跳力、灵敏的协调能力、力量与速度的完美结合而惊叹!

修炼内功易筋经,洗髓经

  少林、武当、峨眉是中国武林三大名宗,虽然三大派风格各异,但都强调内外双修。1957年和1958年,李岚杰将武功修炼的基根,上乘内功——易筋经、洗髓经全程练法和心法授与王佑辅,并于此时教他开始上“家具”(即打桩,借助器具练习发劲)。初时,王佑辅运用各种技击法打草笼桩(为上桩的第一步),头几天,因接触桩的部位肿胀,一碰就钻心的痛,王佑辅用洗手丹浸泡擦洗后,咬紧牙关,硬是挺了过来。由刚开始时只能打几十次,到后来每天上桩打桩二千多次。直至换为打黄筋棍桩和麻杠桩,凡见过王佑辅打桩的同道都说:王佑辅打桩,哪是用手脚打,简直就象用木棒激烈猛撞,那气势让人看了只有惊叹的份!

   峨眉派认为,武功到上“家具”阶段,必须配合内功,否则不但练不成硬功,反而会伤身体。王佑辅先生成名后,常对弟子说,要练好武功,如若不经过伸筋拔骨和忍受身体筋肉撕裂般的痛楚以及让身体各部承受剧烈的震荡,是不可能练就硬、重、快的功夫。上桩打桩只是承受的肌肉痛。欲修出易筋、洗髓的上乘功夫而进行的伸筋拔骨,全身肌纤维、筋肉极限拉长加螺旋拧转、配合闭气,做极松到极紧、再到极松的松、紧转换运动,真让人有痛不欲生之感。然而,人体经过这样的训练后,由易筋、洗髓带来的“脱胎换骨”般的质变,不仅能让修习者具备硬、重、快的武功实力;也能让修习者一次又一次突破人体极限,激发潜能;更让修习者的身体素质产生质的提升。

  王佑辅在李岚杰的精心教授下,武功与日精进,在不满15岁时,就已多次与一些成名人物比试武技,显露出高人一筹的技击能力。1959年,刘荣章又到重庆看望李岚杰老师,当时王佑辅先生正在练习抖大杆发劲,刘荣章发现眼前的王佑辅已长成英俊少年,且抖出的杆劲能力上杆尖,虎虎生风,远远超出刘荣章的想像。于是,刘荣章问李岚杰:“老师,看来你把好东西都教给他了。”李岚杰看着爱徒王佑辅练功,只笑不语。刘荣章又问:“老师,我可以跟师弟过下手吗?”李岚杰笑着说:“佑辅,刘师兄喊你师弟了哦,来跟你刘师兄过下手。”王佑辅看了刘荣章一眼,放下手中大杆,说:“师兄请,”李岚杰这时说道:“佑辅,你刘师兄身体承受的起,你放开打。”因为刘荣章的实力他心里清楚。解放前重庆打擂,刘荣章以一招樵夫捆柴战胜过当时四川武林中大名鼎鼎的高手刘某某。此高手的一套拳被选编为中央国术馆的指定基础教材。抗战期间,刘荣章也曾战胜过来渝的一知名武术家(现定居国外)。

  其实,李岚杰也想借此机会看看自己精心栽培的爱徒究竟水平如何?李岚杰说完,见刘荣章以扌朋 手式站定道,“来来来”。王佑辅将右手前伸作羊标手指向刘荣章,笑着道:“师兄,我来了哦。”刘荣章答声:“来吧。”随即用手一晃,向前进身,就在欲进还未动的一瞬间,腹部已中了王佑辅一记倒肩腿,感觉很有份量。刘荣章没想到这一腿来得如此突然,速度如此之快。稍做调整,又用一招探手虚晃,猛然突进用巴拿手向前猛切,只见王佑辅用挑手从外圈切住刘荣章的前手后把位。突然变形、变角度用刹脚腿将刘荣章别得双脚离地,身体完全失去重心,若不是王佑辅用手将刘荣章带住,这一跤会让刘荣章摔得很重。刘荣章定定神,站定拍着王佑辅的肩说:“师弟功夫好,今后我两师兄要多亲热。”这一年,王佑辅不足15岁,从此,刘荣章与王佑辅成了同门中的知心好友师兄弟。他还将平生的武学体认经验毫无保留传与这位小师弟。

   他的武功体现出硬、重、快、巧的特点

   峨眉派武功始终将硬、重、快、巧四字诀做为练功原则。 峨眉派武学有一种练重击接消摆的方法——叫打木牛。即是做一坚固三角形大木箱,里面装满石头,由轻到重。在斜坡上放两根滑轨,将木箱底部的滑槽置于滑轨上放置在斜坡上端,练习者站在斜坡的底端,当滑车加速下滑,出脚截击猝然发力猛蹬、猛踹,再接拳打,随即闪躲。此练法危险性非常大。李岚杰门下,王佑辅先生与同门师兄弟付达全、赵成良、蔡得明等均在此项功法上下过苦功,但只有王佑辅先生能承受200斤重的滑车对撞。

   为博采众长,拓展视野,王佑辅又先后师从篮伯熙、朱国福、李茂堂、吕紫剑、丁国基等名家研修武学。并得到了张腾蛟、张英振、冯宝生、赵锦才、周子能等前辈的悉心指点。王佑辅先生经多年潜心修炼,具备了硬、重、快、巧的武功实力,在大小数百战的搏杀中让所有对手体会到了这四个字的真实含义。

   “既得艺,必试手”。从1959年开始,王佑辅为印证武学真谛,开始了以武试技的搏击历程。由于重庆在抗战期间汇集了全国各地来渝的各门派名家、高手,这些名家、高手又将各自门派的功夫留传在重庆,可以说,重庆是全国武术的缩影,高手云集。王佑辅在如此得天独厚的武学环境里频繁与人切磋,试技,既需要超人般的胆识,亦需有高超的武功实力作保证。同时,也保证了搏击交流的高水准。 刚开始是王佑辅到处找人较技,只要知道或听说有武功好者,他都要找上门与其较技,凡与王佑辅较过技的人,无不为其高超武功所折服。随着战绩辉煌,王佑辅的名声越来越大。前来找他较技的人越来越多。王佑辅先生对前来找他较技的人,来者不拒,“坚决欢迎”。

   一天,王佑辅先生正在吃饭,来了一位上门较技者张某,张某出身武术世家,常常在外与人较技,每每得胜。这次是受人之托想灭灭王佑辅的威风。佑辅笑笑说:“等一会儿,我只用一只手打你。”张某很不悦说:“你太踏屑人了。”(小看人的意思)。双方来到屋外,王佑辅右手前伸指向张某说:“就只用这只手打你,用了另一只手和脚算我输。”张某一听,也不说话,起脚用虚招向王佑辅踢来,接着一记直拳击向王佑辅面部。王佑辅不退反而向斜前方进一小步,一招闪化打。将张某击的立时休克。

   自从王佑辅将张某击昏后,总有人想通过打败他来提高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 一天,有几个人来对王佑辅说:“有位练铁沙掌近二十年的高手指明想会会你。又说凡与他较技的人从未超过三个回合。不是被打昏,就是被打倒在地。”王佑辅先生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有这样的机会与高手切磋武功,岂能错过,当即答应与之较技,并由对方将地点选在长江边。消息传开,轰动了重庆武术界。比武当天,看热闹的群众足有2千多人,各门各派的一些武林人士也到场想一睹龙争虎斗。王佑辅带着弟子陈珍安、徐安华等如约来到比武场地,见练铁沙掌的高手已带着他的几个徒弟在做准备活动。此时,四周已是人山人海,大家都在注目着这场比武。

   这场比武,双方都同意请一位公证人。并依照过去打擂比赛签立文书。两人进了场,王佑辅先生见对手身高有一米八以上,浑身的肌肉着实健壮,一看便知对手乃个中高手,笑着说:“ 开始吗?”公证人说:“你们两人准备好了就开始。”练铁沙掌的高手随即以左手在前、右手在后侧向王佑辅,说:“我是主,你是客,你先动手吧。”王佑辅听了,也不谦让,立即变动步法向对手逼过去。对方见王佑辅身高不如自己,身体也没有自己壮,便挥起一双铁沙掌打来,王佑辅一看对手出掌带风,且虚实分明,显然搏击经验老到。见此,王佑辅退后一小步,闪身让过第一掌;就在这一瞬间,王佑辅由退疾转为进,以前勾手沾接对方第二掌手前臂的一刹那,在消解对手劲力的同时,以一记圈捶击中对手面部,对手应声而倒,顿时昏厥。一分钟后对手醒来,显得不服气,要求再比,王佑辅立即同意。

   公证人让双方重新开始。此时,练铁沙掌的高手想挽回面子,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全然不顾防守,想与王佑辅打对换。连续三掌皆打向王佑辅的颈部。王佑辅佯做一味退让,无力还击的样子。练铁沙掌的高手突然发力向王佑辅突进猛攻,就在他转换步幅刚起动的一刹那,王佑辅疾速转退为进,用截法夺机践位,一记虎尾腿将对手踢的向后腾空飞出去,第二次被击晕。这时不知谁提了一桶水将他泼醒。大约过了10多分钟,清醒过来的他被周围看热闹的人怂勇要打转来。此人也真勇敢,说“再来一盘”。
第三回合较量,练铁沙掌的高手采取防守,王佑辅逼引他出招,他只退不进,与佑辅保持远距离。此时,王佑辅调整身形,暂取静式,以减缓给对手的压力。继而高步缓进,向对手发出一记没有多大威胁的箭捶,故意落空且露出自己的头胸。对手见有机可乘,突然挥舞大掌向王佑辅猛然打来。就在大掌砸下之际,王佑辅变前手为挂手,卸掉对手劲力的同时,瞬间变换身形,步形并关死对手的前脚外侧,形成刹脚腿技法,将对手打得上、下肢在空中换位,摔在地上第三次昏过去。醒来后,这位铁沙掌高手一句话不说,回家抱着一捆练功器械扔在江里。过后,丢下一句话:“太残酷了,一辈子不练武。”

   随着王佑辅的名气越来越大,重庆武林中总有人想找高手打败他,本地无人,就从外地寻找。一天,重庆武术界挺有名的武林前辈,从外地请了一位技击高手张某某。张某某接受过多位武术名家训练,功夫确实不错。在国内走南闯北的比武较技中未遇对手,因而,略显轻狂。在与王佑辅先生见面后,言语多有轻蔑之意。王佑辅也不与其计较。只等用实力说话。当那位武林前辈喊比武开始后不到15秒,王佑辅就用一记别出心裁的刹脚腿将张某某打得在空中翻转一圈,在落地后摔成血气胸,送入医院抢救。此战,重庆武术界无不为之震惊,一段时间竟无人敢抢手(即比武较技)。

   在王佑辅大小数百战的比武战例中,既有与名家高手之间的较技,也有“真刀实枪”的搏杀。1976年在成都为救一位朋友,在不足9平方米的房间内几秒钟将三名持杀牛刀疯砍的壮汉全部击昏。使朋友免遭一难。

   他是正骨专家

   应该说,在中国武术界,象王佑辅先生这样嗜技击为武学之魂的武术家并不多。然而,王佑辅不仅精于武学。从小在跟随李岚杰习炼武功的同时,亦学习中医正骨秘法。并以中医正骨为职业。王佑辅的医术同他的武功一样精湛,经他治好的病人有数万例。特别是有不少经重医这样的大医院无法救治的骨伤病人,经他妙手回春。堪称一绝!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

   20世纪70年代末的一天中午,王佑辅的同事张科长领着一位满脸愁容的妇女前来求医。这位妇女抱着不足2岁的小女孩,以乞求的泪眼望着王佑辅先生。张科长告诉:“小女孩手臂粉碎性骨折,重医等大医院皆表示只能截肢。这位妇女无钱支付手术费,在绝望中抱着孩子跪在街道上期盼奇迹出现,恰好遇上我路过。这才将母女俩带来请你救治,你看治得好不。”王佑辅先生在询问查看小女孩的伤情后,肯定的说:“可以治得好。”随即对小女孩的伤处进行了复位、上药和包扎。王佑辅先生妙手回春,将小女孩的粉碎性骨折治好,使原本要被截肢的手臂神奇般的恢复健康,传为佳话。

   精心授徒,桃李满园

   王佑辅先生今年60岁,这些年来他倾心做着三件事,行医、练武、授徒。王佑辅先生既是一位技艺高超的武术家,也是一位能征善搏的技击家,又是一位医术高明的中医骨伤科正骨专家。王佑辅先生不图名,不求利,生活简朴,一直关注并倾心致力于武术教育工作,为培养武学后辈努力不懈。他的众多学生中,不乏有成就显著者。像方宗骅、陈珍安、徐安华、何锦、江华纯等。现在,王佑辅先生还准备著书立说,常与付达全、赵成良、蔡得明等师兄弟共同研究,将本门习武的经验及成就总结出来,传之后学。

   王佑辅先生历来重视武德,经常教育后辈要注意加强道德和文化修养。强调习武之人要研读中国古代的经典:《孙子兵法》、《黄帝内经》、《道德经》……等,他一再强调这是能否练好中华武术的重要因素。他说“传统武术修炼,离不开内证实验,这是传统武术与现代竞技武术最重要的区别。”

   正因为有对武学如此的精辟体认,王佑辅先生的武学修养与水平才达到了绝大多数习武者难以企及的高度。

武林风
更多精彩内容登录武林风直播网www.wlf8.com
关注新浪微博:武林风WLF,微信公众平台:今日搏击 ,参与互动。快手号:迁安猎鹰户外

武林风:武林风吧 | 武林风视频 | 武林新一代 | 武林宝贝 | 死神方便 | 武僧一龙

返回首页 | 返回顶部

声明:本站非武林风官方网站内容收集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进行处理
版权所有(c) 2016 武林风网 QQ: 745243441 | 武林风 | 冀ICP备12013165号 IDC备案13028302000071